你吃的食用油:致动脉粥样硬化指数(IA)和血栓形成指数(IT)高吗?快来算算吧!

发表时间:2023-10-21 22:02作者:DG

食用油由各类脂肪酸(FA)组成。脂肪酸是评价油脂品质的重要指标之一,其组成、含量和比例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食用油的营养价值。



食用油的主要脂肪酸(FA)组成



我们在上篇n-3、n-6、n-9脂肪酸哪个降胆固醇更出众?哪类植物油对心血管健康更好?已经介绍不同脂肪酸对总胆固醇(TC)、LDL-C、LDL-C以及TC/HDL-C比值等心脑血管疾病(CVD)风险指标的影响。



然而,食用植物油中脂肪酸(FA)的组成是复杂的,并且因品种、产地、生产工艺以及品牌质量等因素的不同而不同,从而影响其物理特性和生物功能。普通百姓又如何评估一款植物油对心脑血管健康的影响呢?







由研究者Ulbritcht和Southgate于1991年在国际医学期刊LANCET(柳叶刀)发表题为《食用冠心病:七个饮食因素》的报告提出的致动脉粥样硬化指数(IA)和血栓形成指数(IT),就是很好的办法[1]



AI和TI是各种油脂最知名、最可靠、最广泛使用的指数之一,已广泛用于研究评估农作物、海藻、肉类、鱼类、乳制品等。[1,2]



通过计算IA与IT即可评估某款植物油对心脑血管健康的潜在,它们的计算公式分别是



以脂肪酸质量(g)计算;
∑UFA即等于∑MUFA+∑n−6PUFA+∑n−3PUFA,∑为求和。




致动脉粥样硬化指数(IA)



IA表示SFA总量与不饱和脂肪酸(UFA)总量之间的关系。SFA的主要类别包括C12:0、C14:0和C16:0,被认为是促动脉粥样硬化的,它们有利于脂质粘附到循环和免疫系统的细胞。[3,4]


UFA被认为具有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包含MUFA、PUFA。因为它们可以抑制减少斑块的积累并降低胆固醇和酯化脂肪酸的水平。[3,4]




血栓形成指数(IT)



IT表征了FA的血栓形成潜力,表明在血管中形成血栓的趋势。主要表示促血栓形成FA(C12:0、C14:0和C16:0)以及抗血栓形成FA(MUFA以及n-3和n-6家族)之间的关系



所以,食用IA、IT较低的食品可以降低人体血浆中总胆固醇和LDL-C的水平,对心脑血管健康(CVH)有益。[1,5]




表1-市面21中植物油脂肪酸_致动脉硬化指数(IA)与血栓生成指数(IT)



从中国食物成分表标准版第6版第一册挑出21种食用植物油,先把相关脂肪酸(%)转换为每100g可食部脂肪酸含量(g),∑n−6PUFA、∑n−3PUFA分别以亚油酸(C18:2)、亚麻酸(C18:3)的质量为代表统计。



然后,按照上述公式计算出它们的IA与IT指数(如表1),如下是分表2-3-4情况。




表2-21种植物_致动脉硬化指数(IA)
食用油
IT值
亚麻籽油、菜籽油
0.05
红花籽油
0.06
茶油籽油、葵花籽油0.07
调和油1、茶籽油、山茶油、橄榄油0.09
芝麻油0.10
调和油2、大豆油0.13
花生油
0.14
玉米油、玉米胚芽油
0.15
米糠油
0.20
稻米油
0.22
核桃油
0.56
棕榈油
0.66
棕榈仁油
3.74
椰子油
8.74



致动脉硬化指数(IA)越低,促脉粥样硬化的风险就越低,就越有益心脑血管的健康。



其中,菜籽油、亚麻籽油的致动脉硬化指数(IA)最低,只有0.05,而椰子油的IA值最高达到8.74。




表3-21种植物油_血栓形成指数(IT)
食用油
IT值
亚麻籽油
0.04
菜籽油
0.10
红花籽油
0.16
调和油1
0.18
茶油籽油
0.19
山茶油
0.22
茶籽油、葵花籽油
0.23
橄榄油
0.24
调和油2
0.25
大豆油
0.26
芝麻油
0.32
玉米油、玉米胚芽油0.33
花生油
0.36
米糠油
0.42
稻米油
0.44
核桃油
0.83
棕榈油
1.41
棕榈仁油
2.74
椰子油
6.70



血栓形成指数(IT)越低,食用油脂的血栓形成潜力就越低,就越有益心脑血管的健康。



其中,菜籽油、亚麻籽油的血栓形成指数(IT)最低,只有0.04,而椰子油的IA值最高达到6.74。



表4_IA、IT小于爱斯基摩饮食规定值
食用油
IA值
IT值
亚麻籽油
0.05
0.04
菜籽油
0.05
0.10
红花籽油
0.06
0.16
调和油1
0.09
0.18
油茶籽油
0.070.19
山茶油
0.09
0.22
茶籽油0.09
0.23
葵花籽油
0.070.23
橄榄油0.090.24
调和油2
0.13
0.25
大豆油
0.13
0.26



然而,目前尚未有组织提供IA和IT的推荐值。有报道指出:当IA和IT值接近爱斯基摩饮食规定值时(即IA:0.39;IT:0.28),表明冠心病的发病率非常低。[6]



我们据此总结IA、IT值均小于爱斯基摩饮食规定值的11种食用油(如上表4),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选用这些食用油。



然而,有些朋友会追究高含量亚油酸食用油的危害,详细参考:n-3、n-6、n-9脂肪酸哪个降胆固醇更出众?哪类植物油对心血管健康更好?比如红花籽油的IA、IT值很低,但是它却富含73.13%的亚油酸。



而富含健康n-3脂肪酸的亚麻酸的亚麻籽油致动脉硬化指数(IA)与血栓形成指数(IT)均非常低,为(IA:0.05,IT:0.04)位列第一位对心脑血管健康(CVH)非常有益,是血脂异常、动脉硬化、2糖甚至癌症等慢病患者的首选食用油。



表5-康油生物2款植物油的IA与IT指数情况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如下以康油生物两款植物油-紫苏籽油、亚麻籽油为例子,演示它们的IA与IT指数的计算过程:



康油生物-亚麻籽油



康油生物-亚麻籽油


IA=[0+(4×0)+5.12]/(19.90+14.40+55.80)0.06

IT=(0+5.12+4.46)/[(0.5×19.90)+(0.5×14.40)+(3×55.80)+3.88]0.05



康油生物-紫苏籽油



康油生物-紫苏籽油


IA=[0+(4×0.02)+6.34]/(12.00+10.90+69.00)≈0.07

IT=(0.02+6.34+1.56)/[(0.5×12.00)+(0.5×10.90)+(3×69.00)+6.33]0.04



所计算的康油生物-亚麻籽油与紫苏籽油的致动脉硬化指数(IA)与血栓形成指数(IT)均非常低,分别为(IA:0.06,IT:0.05)、(IA:0.07,IT:0.04)非常适合作为心脑血管健康的保健油,也是营养师调理用优选油脂,欢迎大家选购与合作。



那么,你自己喝的食用油情况是怎样的呢?赶快算算吧。计算前记得问商家要一份详细的检测报告。





关于我们



康油生物,是一家专业研究开发天然活性高端营养油脂的生物技术公司。主要研究开发、生产微波辅助冷榨紫苏籽油、亚麻籽油、核桃仁油、南瓜籽油、火麻仁油、黑种草籽油、元宝枫籽油等高端营养油脂。



业务涵盖大包装业务OEM代加工以及瓶装油自有品牌的建立、生产和销售,产品供销国内外,逾百万消费者信赖,致力成为全球高端营养食用油供应商。




扫码关注



营养健康部基于科学循证,研究与传播植物油脂对心脑血管疾病(CVD)、II型糖尿甚至癌症等慢性病的应用,为生命健康赋能。


关注我们,深度了解植物油脂带来的神奇自然力量。


备注:本文部分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改。相关内容是基于科学理论的探索,不能代表诊治方案。



参考资料:


[1] Ulbricht, T.; Southgate, 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Seven dietary factors. Lancet 1991, 338, 985–992.

[2] Chen, J.; Liu, H. Nutritional Indices for Assessing Fatty Acids: A Mini-Review. Int. J. Mol. Sci. 2020, 21, 5695.

[3] Monteiro, M.; Matos, E.; Ramos, R.; Campos, I.; Valente, L.M. A blend of land animal fats can replace up to 75% fish oil without affecting growth and nutrient utilization of European seabass. Aquaculture 2018, 487,22–31.

[4] Omri, B.; Chalghoumi, R.; Izzo, L.; Ritieni, A.; Lucarini, M.; Durazzo, A.; Abdouli, H.; Santini, A. Effect of dietary incorporation of linseed alone or together with tomato-red pepper mix on laying hens’ egg yolk fatty acids profile and health lipid indexes. Nutrients 2019, 11, 813.

[5] Yurchenko, S.; Sats, A.; Tatar, V.; Kaart, T.; Mootse, H.; Jõudu, I. Fatty acid profile of milk from Saanen and Swedish Landrace goats. Food Chem. 2018, 254, 326–332.

[6] Ulbricht, T.L.V.; Southgate, D.A.T. Coronary heart disease: Seven dietary factors. Lancet 1991, 338, 985–992.